哈尼lucifer

只求同好,不求同归

一个澄羡师徒PA的魔鬼脑洞

刚刚康大女主漫画,突然蹦出来一个魔鬼的师徒PA澄羡脑洞


严厉护短师傅澄X皮皮徒儿重生羡


原著风,设定围剿乱葬岗后未来线大改。


如果魏哥如果乱葬岗没死,只是失去记忆了,保住了一条命。后来被终是没能彻底放下的澄哥偷偷带回江家,用法术易了容,养在身边,羡就成了江家的新弟子。


懵懂的魏哥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日自从那位高傲的宗主皱着眉头将满身是血的自己从阴森可怖的乱葬岗带出后,他便是自己要相依相靠一辈子的师傅。


就日常皮一皮,自那一战后,澄哥对魏哥的容忍度明显提升,每次魏哥犯事,以往都得给弟子几鞭子的严厉宗主澄,竟然对这惹事者出奇的有耐心,最多冷冷看他几眼,撂几句训诫的话,明显与对别的弟子是不同的,为人道一向公正严明赏罚分明的江宗主,竟对这从别处捡来的小弟子带些小小的偏心。


后来一直把澄哥当自己师傅的魏哥不知道从哪听来话,学会了白天练武修炼,晚上爬床撩宗主的功夫。


第一次吓了澄哥一跳

“魏无羡!你在做什么!!?”


魏哥嘿嘿一笑,又往宗主床被里缩了缩,面对人惊悚的表情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一板一眼道。


“常言道—”


“不和师傅睡,啥也学不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乱葬岗死的是夷陵老祖,断的是过往的恩怨情仇。

便让夷陵老祖魏无羡这个名字同那半辈子的苦难一同葬在江晚吟的剑下,然后留下个无忧无愁无间无隙的云梦小弟子用剩下的半辈子陪江宗主历尽千秋,平安喜乐吧。


🧐
三观正解
是我永远不会专注某官配的原因没错了

啊啊啊啊啊姐妹们快去听
小郭老师配的帝王音😭😭
是我高傲骄矜的宗主澄没错了

盛无痕,衰无痕,青史不度无心人
兴如常,亡如常,淡入诗书尽前尘

这难道不是澄羡嘛!!!!

像是很多年后的宗主澄缅怀起年少跟羡的那些往事,轰轰烈烈也好,纠缠不清也罢。

终是不过化为一片烟云。

日升日落,时光飒踏,云梦芙蓉盛了又衰,败了又开。

这么多年过去也没彻底消磨江澄心里的对魏无羡的恨与懵懂的情,是十三年疯魔般的执念,还是年少轻狂时的誓言,最后也不过成了他带着淡淡的怨气,将那人的名字隐去,作了家书薄纸上一段轻描淡写的前尘旧事罢了。

😭😭

我好了我可以我爆哭(´;︵;`)
(不是KY,不妥删)
只想让更多得澄羡姐妹分享我的快乐呜呜

一个绝世渣攻澄的乱葬岗脑洞

呜呜跟归零姐妹唠嗑

突然GET到乱葬岗,澄哥要经常去康乱葬岗的魏哥得飞三百公里呜呜,于是诞生了个魔鬼渣攻深情羡脑洞。


脑洞R虐身虐心,慎点慎入。

纯图爽,请勿上纲上线。


大概是澄哥跟魏哥青梅竹马,早就确认心意。

做LOVE是两个人之间最平常的事。

后来魏哥上了乱葬岗,决裂前澄哥做的时候还会说点情话,高X的时候安抚一下脆弱的魏哥,决裂后澄哥就彻底将魏哥当泄欲,疯狂日人日完连个正眼都不瞧。


拔X就走,留下魏哥一身痕迹,下身汁液横流,狼狈不堪,打完炮澄哥走了,魏哥浑身赤裸,带着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缩在黑袍里意识不清的微微颤抖。


然后在黑暗里摸爬滚打,默默的等待澄哥下一次到来,澄哥来了,魏哥就主动向澄哥敞开身体,将屁股主动递过去,澄哥面无表情毫不留情🐍。


魏哥疼得不行,却不吭声努力抿着嘴唇坚持着,却故意把身子往下沉,把XX吃的更深😢


好不容易在暴虐的侵略下稳住身形,刚想贴人耳说几句情话,就被人一把拉下,换了个姿势,脖子被人狠狠摁在地上,XX被迫抬起再次后入进去。


最后魏哥觉得太疼了,实在忍不住了委委屈屈想转头,刚呻吟出声。


“江澄…疼…轻…”


话还没说完,就被澄哥寒声打算,语气冷酷至极。


“把头转过去,我看到你那张脸就反胃”



EM……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澄哥以往有多爱魏哥,再失去一切发泄的时候就有多恨魏哥。


绝世渣攻澄X深情隐忍羡,ILOVE!

脑完就跑,不必上纲上线!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一个关于皇帝澄ALL的魔鬼脑洞

好久以前跟卡卡劳斯 @路卡卡 脑了个澄ALL的皇宫PLAY哈哈


主澄羡,副澄瑶,澄曦,澄湛。


羡是跟澄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等澄登基成了皇帝,羡自然而然成了贵妃,但是为了社稷江山,澄又娶了名门世家蓝家两位公子,曦和湛,拉拢保皇派稳固皇族势力。


瑶出身青楼,但是个通透能言巧语的人,就进了皇宫成了皇帝澄的贴身侍卫,又比较会玩,就勾引澄哥,滚了几次床单成了答应。


魏哥看心上人被这么亲近引诱很生气,想尽办法把澄拉回自己身边,暗地里跟瑶较劲,床上也是跟瑶比谁骚,谁花样多,抢澄。


两个人棋逢对手,但是羡看上去骚,嘴上一套又一套,到底从小也是在皇家长大,骨子里很骄傲,其实床上纯情的很,金光瑶是从小在青楼长大,见过的花样贼多,在床上更肯放下身段勾引,什么都肯做,所以瑶床上功夫比魏哥好。


于是澄哥跟魏哥谈爱情,做爱找金光瑶,有时候想换个口味就宠幸不爱说话腼腆的小蓝蓝,魏哥很看不上金光瑶,金光瑶就联合大蓝蓝对付魏贵妃。


结果小蓝蓝身子弱,比其他人都先怀孕,从此成为眼中钉,身子虽然弱但是很容易受孕,澄日了一次就怀上了,魏哥气死了,发疯的找澄做爱,日他。


然后小蓝蓝的孩子成了大家的眼中钉,金光瑶故意使了手段 让孩子不声不响地流产了,然后一切让曦妃知道了,曦妃觉得是澄不好好爱惜弟弟,去找澄讨说法,结果就看到魏哥在跟澄做爱,又难过又为自己跟弟弟感到不值,跟澄说的时候声泪俱下的,晚上澄就去宠幸了。


然后曦也有了,曦的崽就成了第一胎,曦要做准皇后的,有了蓝2的前车之鉴 曦妃是小心翼翼的,好歹是子嗣,澄也小心翼翼的保护孩子,曦就把孩子顺利生下来了,理所应当的做了皇后。


但是羡贵妃虽然跟澄感情最好,整天黏黏腻腻,但是一直没有孩子,但是澄对羡是特别好的,曦虽然是皇后却不受宠,但是荣华富贵一生无忧也够了。


后来羡因为澄澄天天宠,从此君王不早朝,被世人说是妖妃,就请君除他,最后羡为了澄的社稷江山,笑着缠着人做了一晚上说了几辈子的情话,后来悄悄自刎了。


呜呜这是BE版本,我觉得好浪漫~


卡卡劳斯非要HE的,以下是卡卡劳斯的脑洞!


魏贵妃寻死是给外面的说法,寻死是澄澄给外面的说法,扮成贴身侍卫,或者把他弄到行宫,每年江澄就假借避暑的名义离开帝都几个月,在那边行宫疯狂地魏哥欢爱,每天腻在一起。


后来魏哥有了孩子,被仁德的皇后曦抚养长大,却不是太子,澄和羡只希望他们的孩子做个快快乐乐的小王爷哈哈哈哈哈哈哈


宫斗•澄ALL可太好磕了哈哈哈


平年佳旦降双杰
露水甘霖洗风尘!

颖希Ouo:

【澄羡生贺双日24h】终宣

春秋数载往,一屋两人,三四盏烛火,隔五日差。
晨昏梦醒时,六七耳语,八九处浓情,得十指扣,
灯火夜,坞中新景,陈情曲词百千转。
悬弧日,心上故人,浊酒清饮共此生。
                                         
                                               ——题记

【活动tag】澄羡双日生贺

【活动时间】10.31&11.05

【人员名单】

♢整点组

0:00  岂曰无衣【文】 @提笔抒阑珊°
1:00  公子乂爻【文】 @酷盖乂爻
2:00  寻寻/孤舟济北【文】 @刻骨铭心的过去,铁打的双杰  @§孤舟济北|江上火
3:00  醉乡浪客【文】 @醉乡浪客
4:00  欲晚【文】 @欲晚
5:00  猫头喝茅台【文】 @猫头喝茅台
6:00  秋宝【画】 @秋宝
7:00  油焖温沐辰【文】 @油焖温沐辰
8:00  Aurora【文】 @Aurora
9:00  明三道【画】 @明三道
10:00 式微以北【文】 @式微以北
11:00 橙汁冰阔落【文】 @橙汁冰阔落
12:00 橘子【画】 @橘子MIKANG
13:00 长安九月【文】 @长安九月
14:00 旒影【文】 @旒影
15:00 颖希【画】 @颖希Ouo
16:00 柳伥【画】 @柳长长长长长长长
17:00 别是清欢【文】 @别事清欢
18:00 眷蕴含【文】 @眷蕴含
19:00 林袖藏【文】 @林袖藏
20:00 希空折【文】 @希空折
21:00 紫贝壳【文】 @紫贝壳
22:00 浮光曦景【文】 @浮光曦景
23:00 海眼【画】 @海眼

♢彩蛋组

年年有瑜【画】 @年年有瑜
菜菜子的钟【画】 @菜菜子的钟
哈尼【文】 @哈尼lucifer
nikiko【画】 @死線王nokiko
梦回云梦【画】 @-梦回云梦-
煮茗【文】 @小煮茗
白鹤与森【画】 @开学长咕の白鹤与森
希空折【文】 @希空折
煌煌烨烨【文】 @煌煌烨烨
辗转数寒更【视频】 @輾轉數寒更

♢staff

题记 别事清欢 @别事清欢
海报 颖希 @颖希Ouo

😄我回来啦!

小抽怡情,大抽伤身!

3500R坠机后果断弃坑退游!!

再也不玩食物语!呸!!


今天起开始填坑!

😃要是我又咕,请各位骂醒我


【澄羡】意大利炮的坚强(上)

  


  现代PA,渣攻澄X坚强羡,分上下,此篇为上


  答应白茶 @小煮茗 的女装澄XX,里面意大利炮灵感源于早上在空间到的一个“小王真滴特别受!?”哈哈哈哈哈


  看文愉快,欢迎评论!


  ———————————————————————


  灯火通明,光色缤纷。硕大的漫展场馆里热闹非凡,行走打闹着各式各样角色扮演的二次元男孩女孩,他们脸上洋溢着显而易见的喜悦兴奋,繁多复杂的动漫周边琳琅满目,引得一群又一群少年少女相簇相拥。


  随处可见单反支架,灯光闪烁,COSER们摆好一个又一个帅气姿势由得摄影师拍摄,不远处的舞台上唱见舞见随着音乐的鼓点,带动掀起一次又一次动漫盛宴的高潮。


  魏无羡此时却如同丧尸般四肢无力的于场馆里漫无目的的游荡,与这片热闹的场景格格不入。


  他服装于这片动漫天地里更是奇异,时不时引得一旁的小姐姐微微扭头瞧瞧发出几句笑声。魏无羡这人从来最爱面子,此时竟旁若未闻,似是绝望得失了灵魂。被一旁着短裙的羞涩可爱萝莉女孩拉去合照都毫无反应,面对正对自己的索尼镜头,伴着闪烁的灯光,他这般厚脸皮此刻也很难笑的开心,只得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于镜头里留下个勉强的微笑。


  魏无羡心里苦水翻天。


  实在造孽,这辈子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他本也是个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安逸富二代,除却大学期间中了魔般执意选修一门人像摄影,修了四年又逃又挂勉强毕了业,尚且能算个不好不坏的一技之长。


  这一技之长可有可无,却在他生性风流撩妹上发挥了很大作用。魏无羡没什么志向目标,交了一群同样的狐朋狗友,与万千宅男一样,平时闲来无聊逛逛漫展约约片,看看美少女搭个伴。


  可这人明明半调子摄影出身,偏偏在这事上天赋异禀,有个随手一拍,凹个姿势,能把场片给你拍成正片,把正片拍成剧照的本事。混圈久了,不知不觉其无比中二的圈名“夷陵老祖”竟传出了个神仙摄影,巨佬大神的名头。


  魏无羡从前每次漫展扛着他上万的佳能大炮行走片场,莺莺燕燕的coser小姐姐一拍一个准,行过之地必得惊呼一片,由此找他约片的小姐姐不尽其数,看似人从花中过片叶不粘身,实则心里得意的不行。


  偏偏就那么一天,他一世英名就生生栽在了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手上。


  那日漫展魏无羡带着他那大炮瞎转撩妹,一转头被个一身洛丽塔无比可爱的小姑娘拍了肩,魏婴心里高兴得心花怒放,面上仍是处事不惊的刚要高冷的提个价钱,猝不及防被人羞羞答答一句“哥哥如果免费,我们酒店见?”怔住了神。


  万般思绪于他大脑里翻腾,混圈这么久正常男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令人想入非非的暗示。


  好!自己送上门哪有拒绝的道理!


  魏无羡差点拍案而起,说拍就拍说走就走,可女孩面前显然不能如此饥渴,清了清喉咙端着架子故作镇定的加了人微信,自此便开启了相约小妹免费摄影的路子。


  于是魏婴心心念念等了人几天消息,终于小姑娘主动联系他约了酒店,可万万没想到小妹请他帮忙也出一个角色。魏婴倒是无所谓,只要去酒店什么都好说,论人再说什么也只道好好好。


  相约那日魏婴猜了又猜,盼了又盼,那么可爱的姑娘,不知是穿洛丽塔还是汉服,是COS安琪拉还是不知火舞,想想都…嘿嘿嘿,于是在酒店从早上等到晚上终于在门声响起的那刻,几乎百米冲刺般带着无比惊喜开了门。


  顿时方才那笑意便直直僵在了脸上。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姑娘COS的是《亮剑》!还出的是李………


  “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向首长报道!!”


  ……………


  少女稚嫩的声音故意扩得粗犷了些,压着嗓子颇为势气,穿着一身破破旧旧的衣服一板一眼的当场向他敬了个军礼,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一动不动看着他,那一刻魏无羡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片刻才艰难的张了张嘴。


  “你………”


  迎着少女坚定的目光,他平复了番心态,再坚持不下去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几个字。


  “要我出什么?”


  少女露出洁白的牙齿嘿嘿一笑,半晌从包里掏出一套硬片铠甲,看那造型像极了个人形的长枪大炮,魏婴喉中一梗,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少女开心道。


  “老子的意大利炮!”

  

  ………


  意大利…炮????


  震撼我妈!?


  现在小姑娘这么会玩的吗!!?


  魏无羡对自己的颜向来很自信,自以为起码COS个帅哥靓仔,亮剑就算了,竟然还不是人,是炮!是炮!!


  一瞬间魏无羡感觉自己鸡儿都软了,别说那档子事,此刻他只想赶紧离开这地方。


  半晌反应过来刚想坚定拒绝,去一转头便望见了小姑娘杏目含风,泪眼汪汪的神情,顿时心里一顿,魏无羡眼睛一闭,心里一横便应了下来。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答应别人的事总不能临场变卦吧。


  最后送走了高高兴兴的小姑娘,魏无羡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颠簸着回了家,摸着手里比单反还重的炮壳盔甲,面对镜子他终于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造孽!一时失足成千古恨!


  一时贪心以为春光降临好事成双,没想到,一世英名竟成了如今这副光景!


  


  这次漫展声势浩大,硕大的场子里是各有千秋的漂亮哥哥姐姐,只余得一身铠甲,腰间别着半个黑铁手环,一身成炮桶状的魏婴。


  感觉颜面尽失的魏婴草草与小姑娘拍完了《亮剑》,拖着笨拙的身躯失了魂般与场里四处游荡,他这一路早习惯了背后的指指点点,还有一声声难掩的轻笑。


  他头皮发麻却仍是漫无目的的走,大脑空白一片。


  片刻间却被一声锐利的高呼叫住。


  “小哥哥!你东西掉了!”


  魏婴愣愣的站住,动了动僵住的脑袋,缓缓转过身,却看到不远处正站着两个一席古式浅紫汉服的美人,逆光背下,看不清美人的神情,但那身姿一个凹凸有致,一个高挑迷人,轻薄的锦袖微微卷起,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小臂。


  都是他寻常最喜的古风美女!


  眼见其中更为纤细那个抬起袖子半捂住嘴像是朝他露出个温柔的笑容,右手里半捏着个黑铁的小筒,魏婴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左腰处少了个炮筒,望着不远处拂面微笑的美人,他竟一时间有些尴尬害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见得那更高挑些的美人似是不耐烦得般蠢蠢欲动,魏婴才放下羞耻一步步缓缓走向她们。


  “谢谢美人姐姐!”


  魏婴低着头接过炮筒,红着脸不敢看她们,只道美人果然就是美人,连衣角都是令人舒心的清香,想到也算否极泰来,悲惨之际竟有这等艳遇,那一切还算值得。


  魏婴果然是个爱美人的,这么一想之前大半委屈一扫而空,剩下的一点委屈在与怎么与美人相遇的如此迟,不禁暖暖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抬头正视那两个美人,便只见这两人分明长的极像,都是杏目细眉,万分秀丽百里挑一的美人,身上的气质却正如春与夏,一个阳春白雪般柔美,一个盛意撩人般惊艳。给他东西这位美人姐姐笑意温和柔美,连嗓音都如春风细雨般使人浑身舒畅。


  “小哥哥,你这身衣服好帅呀,你cos的什么?”


  开口说话的美人姐姐弯着眉眼,声音温温柔柔,毫无任何恶意只有发自内心的好奇与赞美。


  魏婴看着人愣了番神,刚反应过来想回答,转念一想又悻悻闭上了嘴。


  COS什么?我能跟美人姐姐说我COS意大利炮嘛???


  绞尽脑汁魏婴还没想出个回答,倒是另一位高挑的美人帮她说出了口。


  “姐,这不就是炮嘛?噗!”


  说罢还嗤笑一声,魏婴刚捡起的自尊心哗啦一下又摔回了地上,一时间被人于心仪的美人姐姐面前抚了面子,魏婴瞬间心里也窜起一阵无名之火,侧脸刚想跟人理论,却片刻间陷入了一双美丽的紫眸杏目中。


  这人的眼睛分明与她温婉的姐姐别无两样,却是与其不同的吸引人,浓妆淡抹来的婉转遮不住于那紫眸深处那片锐利惊艳的光影,像是于那片杏林中将下来三月暴雨,片刻便是撼入灵魂的艳丽。


  相较看来,这高挑的美人事何等惊艳四座的美丽,丝丝目光全被魏婴细细收进心底,化成蚀骨的蛊叫他移不开眼睛。


  半晌魏婴本想出口的话瞬间收回腹里,只是直直盯着人看了许久,然后痴汉般不争气的点了点头。


  随之迎来的是温婉美人捂嘴轻笑一声,温温柔柔的赞了他几句真好,高挑美人眼底却是一闪而过的轻蔑,片刻为抬头望向不远处,轻轻的揪了揪姐姐的袖口,指了指那处道。


  “姐,你心心念念的金子轩来了。”


  温婉美人愣了一下,赶忙转身亦抬头向不远处望去,随之似是得到回应般红了双颊,转头为难的看了看“妹妹”,“妹妹”似是懂她,摆摆手示意姐姐放心去找心上人。


  温婉美人安慰般点点头,看了看魏婴,轻声对“妹妹”道。


  “阿澄,我们也是有缘遇到小哥哥,你们可以一起游场吃饭好好聊聊”

  

  “放心吧姐,我会好好待他的。”


  随之魏婴也缓缓点了点头,姐姐朝人露出个歉意的笑容随后叮嘱了几句便转身离开向心上人去了。


  片刻间,此处只剩下魏婴和“阿澄”两人。


  魏婴敢打赌,这美人绝对是他半辈子见过最有气场最心动的人。自然往前那些拿来撩拨美人的话题技巧此时都变成了羞腼,不自觉得连看人的目光都炽热了些。


  沉默半晌,终是美人先开的口。


  “我好看么?”


  “哎?”魏婴一愣,才忽然反应过来从人脸上收回了目光。


  “啊…啊不…好意思!”


  没出息!他怎么见个美人说话还这么磕磕绊绊了!


  魏无羡自顾自的懊恼,江澄扭头看他的模样不禁心中失笑,觉得这人还挺有意思,主动开口与人聊了起来。


  魏婴向来天赋异禀撩了无数美人该是最知道与人聊什么的,此时却从主动的一方变成了一对一回答别人的一方,可能当真动了心就是跟撩着玩不一样?


  不知不觉,一五一十把自己爱好,专业,擅长各类事情全吐了出去,除了工作“无业游民”着实不好意思出口,其余就差把家底掏出来捧在手上给人。


  江澄起初觉得这人一看就是个不学无术好吃懒做的二世祖,心里十分鄙夷,与人聊的越多越觉得这人有趣的紧,从起初正眼瞧他一眼都难受到现在颇为感兴趣,竟连看这人瞧自己那痴汉般的神情也毫不厌恶,竟还多几分得意。


  聊了些许,江澄见人望着自己越发沉沦的桃花眼,想来这双眼睛若是盛满情欲也该是这样美丽,不禁眸色也沉了沉,心中缓缓生出了个想法。


  “你喜欢我吗?”


  “以后你摄影找我没问……哎?”


  魏婴还不容易找回状态,给人大放厥词聊的正欢,却猝不及防被人这么一句打断,宛如惊天霹雳般愣在原地,连人后来几句也没听清,沉默半晌望着人一脸郑重的神情,顿时心花怒放,红红火火过大年。


  !!!?这么快折服在我魅力之下吗?美人动心,千年难遇!上吧魏无羡!现在不上你一辈子光棍叭!


  魏婴片刻脸颊憋的通红,因为太过兴奋一口唾沫卡在喉咙咽了许久,终于咽了下去,随后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句道。


  “我喜欢你!!!”


  “能不能……做我…”

  

  魏婴做好了趁热打铁,一口气把话说到底的准备,所谓不成功便成仁,若成功了别说给那小姑娘拍一套片,拍十套都没问题,谁叫给他这般天赐良机。却没想到话还没说完打断他的不是拒绝,而是突如其来的热情。


  “那行,现在不游场了,一会也不去吃饭了,这附近最近个酒店,我们直奔主题吧!!”


  卧槽!!?


  魏婴片刻愣在原地,江澄的话于他无异于五雷轰顶,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静默半晌,美人似是有些不耐烦,语气片刻冷了下来。


  “不想去?”

  

  “去去去!说去就去,我打车!”


  魏婴反应过来赶忙拿出手机就准备打车,生怕差一秒也要错过这老天爷给的红运。刚掏出手机又被江澄摁住了,只感到手腕被有力的握住,随之被人拉着说走就走,耳畔传来人平淡的声音。


  “不用,我开车带你去”


  他魏无羡今天真是运气齐天,碰上这等好事,但这发展是不是确实太快了…?


  ……………


  不到一刻,魏婴下了车,“啪”的一声美人摔上了车门,魏婴听着只感觉心中一颤,随之便被人搂着腰进了那处酒店。


  不一会,魏婴一阵懵逼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什么,这美人虽美,脾气着实不太好,看着开车东漂移西超车,开房更是比自己还着急。


  那人揽着自己腰那架势比谁都霸气,活生生一个霸道总裁,一不留神便一路给人揽到了房间,正坐在床上看着美人懵逼,却眼见他二话不说便开始脱,似扯似撕,片刻便将身上的汉服素衣扯了下来,然后露出平坦的胸膛和结实的肌肉……


  ????!!!!


  “啊!!你是男的?”


  江澄没回答他,发泄般只粗暴的将衣领敞开,于喉结处撕下一块浅不可见电子纽扣,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你不知道?我问你喜欢我之前就已经跟你说了?”


  回应他的是低沉略带磁性的男音。


  魏无羡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当时只顾着高兴没听完人说话,这般三观颠倒,几乎一时间焦躁起来,不禁开口语气重了些。


  “你女装大佬!?”


  江澄呸了一声,狠狠将那女式汉服丢进垃圾桶里开口道。


  “要不是陪我姐,谁愿意穿女装!”

  

  魏无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看人上下打量自己,一副轻蔑又盛着情欲的目光灼烧在自己脸上,不禁打了个哆嗦,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江澄走近他,居高临下看他,见人望着自己那副戒备的模样不禁心中怒意乍起,方才那般柔情蜜意尽数消耗殆尽,一字一句带着越渐越深的怒意。


  “知道我男的就不做了?”


  见人没反应,又故意靠近他于人耳畔缓缓吐出热气。


  “哦?这么怕我”


  魏无羡半生没在乎过什么骨气,但在床上被个男人压迫成这样着实太咽不下这口气,忍不住跟人嘴硬道。


  “做就做,谁怕谁!”


  江澄一挑眉双手抱胸,一动不动继续冷冷看他,只见纠结半晌,魏无羡终是一咬牙,缓缓脱起了身上那部分铠甲,江澄杏眼微眯似是没了耐性,大手一挥便肆意扯掉了一半。


  见人片刻挣扎,心中一怒,又顺手扯掉了剩下那一半,留得魏无羡只剩一条可怜的花色小短裤,见人战战兢兢非要故作镇定,捉弄心起,江澄停止了动作,那眼神便是示意人自己来。


  魏婴双眼一闭,缓缓伸手脱下了自己最后的短裤,整个人赤条条的坐在床边。


  男子汉大丈夫不蒸馒头争口气,更何况这人也是个美人,不亏不亏。


  眼看着江澄打量他的眼神越来越深,眼底的不屑越发沉重,不禁心底一横,直接站起,敞开双——腿,于人胯——中坐了下去。


  却不曾想片刻被人强硬的扼住了手腕。

  

  视线颠倒,江澄将魏无羡两手扣在头顶。搭起他一条白白嫩嫩的腿,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手指不自觉触了触…那片寸土,一瞬间眼底尽是调笑。


  “原来还是个处。”


  魏无羡咬牙别过头去,却又被人强硬的掰回了下颚,这人逼着他直视他那双浸染情/欲的眼睛,江澄眉眼里尽是傲气,一字一句道。


  “我叫江澄,记住你生命里第一个男人”


  魏婴愣了片刻也同样不服输的开口道。


  “你也记住生命里最帅的男人,我叫魏婴”


  江澄似是根本不搭理他,缓缓抬起他的屁--股不知要做什么,凉气冷飕飕的往里倒灌,魏婴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只听耳畔那人轻飘飘道。


  “来,我喜欢做的时候听你说点什么?”


  见他半晌没反应,手腕上那人扣得越发发力。魏婴实在给人扣的难受,转眼瞧见自己那身意大利炮COS服被丢去一边,大脑一热,鬼使神差忽然想起《亮剑》中李云龙声嘶力竭的一吼,大声道。


  “向我开炮!!”


  下一刻便被人毫无防备的贯———穿,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再控制不住于那硬邦邦的前!段喷射出令他羞耻的液体。


  长吟过后是一片死寂的沉默,片刻头顶传来江澄一声嘲讽的嗤笑。


  “够快,果然是意大利炮。”


  …………………


  不知不觉,太阳已于中午落至黄昏,两人已于房间呆了半日有余,其中唤了许许多多姿势,于那窗内传来各式各样的呻吟,时而婉转时而低沉,如泣如诉如骂如痴,魏婴从没想过江澄这么一张秀丽的脸,做起这种事来竟是这般残暴,给人折腾的几乎散了架,最后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眼看着人灵活的起身穿好衣服,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背对他穿衣的江澄似是感受到那人的哀怨,缓缓转头看人半死不活的模样,心情不由好了许多,随之笑了一下扔给魏无羡一把钥匙,穿好衣服开口道。


  “车送你,屁股不错下次还约你。”


  说罢转身,抬腿迈出了,随后“砰”的时候一声关上了门。


  …………………


  魏无羡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看脸识人,更不要因为人长得美就这么稀里糊涂跟了去,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说来COS炮,还真给人当了次炮——友。


  呸,这造的是什么孽。


  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晃晃悠悠回了家,于门口碰到了几个往来的狐朋狗友,才恍然想起自己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跟人说定要把那小姑娘拿下,结果他那兄弟还真来问他。


  “魏哥,拿下了吧!感觉如何?”


  “嗯…还行”魏婴支支吾吾道


  “还行是哪行?”聂怀桑追根究底。


  “他说我像意大利炮。”

  

  “!!!?卧槽!!厉害魏哥!”


  最终还是在这美丽的误会中感慨魏婴破处的兄弟们欣喜中拥着心情复杂的魏婴去快乐的撸串庆祝。


  一月后,魏婴以为自己早能忘了那个噩梦,却不想自那日后江澄的脸时不时出现在自己梦中,他几乎以为自己中了魔障,却也明白自己心里早对那人有了些许不一样的情感。


  可叹造化弄人,魏婴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感性,便率先于网上看到了一段视频,霎那间全身鲜血几乎凝固,血脉倒流,手脚发冷,他一动不动凝视着那个泛滥微博的视频。


  视频里那白皙的大——腿,和显而易见淡色的小口,以及半挂的花色短裤,都像他证明了去那视频里一切分明是他跟江澄在酒店的所作所为。


  TBC……

  


😭关于一拜天地的魔鬼脑洞

想要师姐成亲,澄跟羡也拜堂成亲

师姐跟金子轩在金家成亲,白天师姐成完亲,晚上澄哥醉了,跑到乱葬岗去找魏哥打炮,打完两个人又有点情迷意乱,稀里糊涂的就在跪在乱葬岗的碎石上对着天地拜了堂😭

阿姐名正言顺的嫁出去了,澄跟羡却只能对着天地拜堂。

羡羡是人人喊打的大魔头,澄哥是仙门百家一宗之主

“你是我轰轰烈烈的过去,也是我后来不愿忘记也不回首的过去”😭